分類
當鋪金融

奔馳車主維權事件發酵 行業亂象不止

西安奔馳車主維權事件,近两天不斷髮酵。目前,1.52萬元金融服務費成為這起事件的新爭議焦點。

這筆錢到底是誰收的?至今,涉事三方無人出面承認。最新的進展是,奔馳金融發聲明否認收取過這筆金融服務費。

一時間,關於這筆金融服務費,疑雲重重。

真相到底如何?月半財經經過調查發現,這筆1.52萬金融服務費背後,實際上隱藏了汽車金融行業的五大灰色秘密,而這五大秘密也恰恰是消費者最容易踩的五個坑。

第一個灰色秘密:

經銷商壟斷車企補貼低息貸款渠道,以此賺取中介費

在與西安利之星4S店的維權談判中,車主提及這家4S店涉嫌銷售欺騙:在她本可以全款買車的情況下,4S店銷售以“做奔馳金融利息低”誘導她辦理分期貸款,並收取一筆1.52萬元用途不明的“金融服務費”,且費用通過掃碼微信二維碼的方式進入私人賬戶。

月半財經多方了解到,這筆“金融服務費”並非個例,而是行業內普遍的操作——經銷商層面幾乎壟斷了客戶享受廠家補貼低息貸款的渠道,以壓低車貸利息為交換條件,從中收取中介費。

金融服務費,是汽車授權經銷體制下的灰色地帶——這幾乎已經是行業內公開的“秘密”。

但在實際操作過程中,經銷商扮演了貸款服務中介的角色,金融服務費,實際是貸款中介費。

上海某合資車企金融部業內人士Tatsu告訴月半財經,一般行業內的授權經銷模式是:車企+汽車金融公司/銀行+經銷商。在這個模式下,為了促銷,車企會拿出一部分利潤空間作為銷售返利,其中就包括貼息。

Tatsu 指出,“從汽車行業普遍情況來看,車價的一定比例可以拿出來作銷售返利,為促進更多銷量,車價的5%左右可以作為貸款貼息。”實際情況,因車而異。

不過,“在授權經銷體制下,經銷商確實壟斷了客戶享受廠家補貼低息貸款的渠道。”

Tatsu指出,拿西安奔馳事件中主角利之星來說,奔馳金融的業務一般依託4s店展開,店裡假如不為客戶申請低息車貸,客戶是沒有辦法直接辦理奔馳金融服務的。

月半財經查閱梅賽德斯-奔馳汽車金融有限公司官網看到,該平台為梅賽德斯-奔馳汽車設計獨特的金融購車方案,包括:貸款買車和“先享后選”彈性購車新方案。且官網提示用戶——立即聯繫經銷商,了解更多金融方案。

第二個灰色秘密:

銷售私收金融服務費,靠的就是信息不對稱

但是至此,這筆1.52萬元的金融服務費到底是誰收的,依舊疑雲重重。這筆用途不明的費用,究竟落入了誰的口袋?

4月14日晚間,梅賽德斯-奔馳金融公司發表聲明否認向經銷商及客戶收取過任何金融服務手續費。

對於這一點,上述汽車金融內部從業人員Tatsu告訴月半財經,這是經銷商單方面行為,車企和汽車金融公司都未從中獲利。

隨着事件發酵程度擴大,今天下午,與某大型車企合作的一家汽車金融公司也公開發表內部聲明急忙澄清。

一瞬間,經銷商成了“眾矢之的”。

但疑雲還是未解:這筆金融服務費到底是落入了4S店的口袋,還是銷售個人的口袋?

目前,沒有更多的現場信息指明這一點,西安奔馳事件涉事4S店也未發聲明撇清關係。

汽車金融業內如何看待這個問題呢?月半財經收到2份不同的分析。

一種觀點認為,是銷售私下收錢再與4S店分賬,另一種觀點認為是銷售個人行為。

這2種不同的指向,牽出了汽車金融行業背後的第二個灰色秘密——銷售私收金融服務費,靠的就是信息不對稱。

一位汽車金融從業者向月半財經透露,如果收取這1.52萬元金融服務費是個人行為,業內通常的做法是:找個沒有攝像頭的地方,盡量用現金交易,避免任何事後被追查的可能性。“一旦被查,沒有轉賬記錄,沒有被拍到,可以打死不承認。”

但這次事件當中,4S店銷售是通過微信轉賬,留下了證據。如果排除銷售疏忽大意的可能性,那麼這筆錢的流向還有一種可能。

Tatsu向月半財經分析,通常情況下,4S店收取金融服務費,會走公司財務賬目,並以“檔案管理費”“徵信查詢費”等名目來盡可能合規化。但此次事件屬於費用進入個人賬戶的情況,Tatsu推測4S店銷售個人會從中抽取部分利益,再與平台分成。

不過,這兩種猜測目前還都沒有實際證據。

其實,收取服務費在汽車銷售行業不鮮見,但每一家的服務費目的不同,比如有的汽車經銷商收取服務費是為了避稅。

一位不願具名的研究學者對月半財經表示,收取金融服務費是汽車經銷商為了避稅而使用的慣用手段,在北京地區的豪車服務費可高達幾十萬甚至上百萬。

這位學者拿身邊最近發生的一起購車事件舉例:購置一輛總價600萬的豪車,汽車經銷商在進行收費時,會將600萬分拆成500萬車價和100萬服務費。這樣做,繳稅的稅基便減少了100萬,汽車消費稅就可按照500萬進行繳納,成功避稅。

不過在這個案例中,消費者需要簽訂兩份合同,分別為購車合同及諮詢服務合同。在這其中,諮詢服務合同里就包含了金融服務費用。

第三個灰色秘密:

明明可以全款買車,銷售偏要誘導分期貸款

在西安奔馳事件中,車主提到自己本來可以全款購買,但4S店稱奔馳金融貸款利息低,用各種方法“引誘”自己使用奔馳金融。

在此前流出的錄音里,車主痛訴,足足讓他們等了20分鐘,讓她們自己看着辦。車主繳納完所謂的金融服務費之後,銷售才繼續為她辦理了後續業務。事後,車主表示,並不理解自己交納的這筆服務費,到底獲得了什麼服務。

關於這筆金融服務費的具體服務內容,截止到目前為止,利之星既沒有否認,也尚未給出正面回復。

明明可以全款,為什麼非要讓消費者分期貸款呢?

這就要談談汽車金融行業的第三個秘密——經銷商誘導消費者分期貸款,靠收取金融服務費賺取利差。

知乎用戶國際金融理財師持證人南小鵬曾在知乎論壇上發帖分享了一個類似案例。南小鵬跟隨朋友去買車,到了討論價格環節時,4S店銷售問及要不要貸款。

據銷售人員介紹,他朋友所買的車型廠商金融有特別優惠,分期36個月,一共只要給7.701%的利息。

也就是說貸款10萬,三年總共只要支付7701元的利息,相當於每年只要2.567%的利息。

2.567%的貸款利率,這可是極低的用錢成本。

知乎答主南小鵬分析,車行如果拿着這筆錢去銀行隨便買個理財,是可以賺到息差的。

然而,這筆在銷售人員算出的2.567%的年化利率,經消費者親自算下來之後,卻達到了4.86%。也就是說,在分期過程中,消費者實際所支付的利息遠高於4S店銷售人員所告知的利息。

從事汽車金融已久的付淼告訴月半財經:“這並沒有什麼意外,當下,各個車行的玩法基本一致。”

這麼看,哪怕算下來是4.86%的貸款利率,其實相比個人向銀行申請房抵貸、車抵貸也足夠低了。

那麼,經銷商誘導消費者分期貸款,從中收取金融服務費的行為,是否觸犯了法律?

實際上,在此類事件中,消費者是否知情,十分關鍵。

對此,北京市盈科(西安)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張瑩告訴月半財經:

“經銷商經過消費者同意,可以收取相應的服務費用,但是前提必須是在消費者知情的情況下。這種知情,必須由經銷商提前告知消費者,該筆服務費具體服務項目有哪些,每個項目收取的費用有多少。在未得到消費者同意的情況下,任何單位和個人無權以任何理由向消費者收取費用。”

如果是像西安奔馳事件中發生的,消費者不同意簽,就無法購車。發生這種情況,消費者該如何應對呢?

張瑩律師稱,經銷商的這種強制行為侵害了消費者的選擇權。《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九條明確規定:消費者有權自主選擇提供商品或者服務的經營者,自主選擇商品品種或者服務方式,自主決定購買或者不購買任何一種商品、接受或者不接受任何一項服務。

同時,《侵害消費者權益行為處罰辦法》第五條經營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務不得有下列行為:(十)騙取消費者價款或者費用而不提供或者不按照約定提供商品或者服務。根據《侵害消費者權益行為處罰辦法》第十六條第二款規定,該行為屬於欺詐行為。

除了奔馳經銷商,合肥通源豐田汽車銷售服務有限公司也收到過類似的行政處罰。

月半財經在《關於無錫可達汽車銷售服務有限公司的行政處罰公告(錫工商案〔2017〕00008號)》中看到:

無錫地區的奔馳品牌經銷商均採取相同的銷售政策,即利用品牌經銷商在交易中的優勢地位,以拒絕提供汽車商品、提高車價等相要挾,迫使消費者額外購買裝潢精品、委託經銷商代辦上牌、購買經銷商合作的保險產品、選擇經銷商合作的金融貸款,從而在事實上剝奪了無錫地區購買奔馳汽車消費者的自主選擇權,導致消費者只能被迫達成購車之外的相關交易。

第四個灰色秘密:

等額本息等本等息等額本金,傻傻分不清楚

除了誘導分期,汽車金融的玩家們還能從哪賺錢呢?

這就要說到消費金融行業的第四個灰色秘密:還款方式。

在眾多分期產品中,各家公司計算利率的方式有所不同,如等額本息,等本等息,等額本金。在這其中,等本等息利率最高,一些計算不好或不會細緻計算金額的用戶極易上當受騙。

這些不同的計算方式,會導致同一款車在總價、分期金額、分期時間相同的情況下,消費者需要支付不同金額的利息。

顯然,利息收入越多,利潤越高,這也是各個經銷商賺取利潤的一種方式。

但暗坑不止還款方式這一個貓膩。在西安奔馳事件中,車主是用信用貸還是車抵貸,也是有區別的。對於經銷商來說,比起車抵貸,辦理信用貸更加省事。

汽車金融從業者付淼稱,“在購車過程中,分期付款還涉及到汽車抵押貸款及信用貸款。抵押流程貸款過程較為複雜,需要購車車主及4S店銷售人員去車管所,辦理相關手續,周期相對較長。而信用貸款則只需要證明個人收入及還款能力,信息通過審核后,便可放款。”

所以,新車市場多以信貸為主,只要買車人提供的資料符合放款條件,便能辦理貸款。

第五個灰色秘密:

行業普遍虧損,車企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又是車企貼息,又有品牌效應,經銷商為什麼非得掙1.52萬這筆小錢呢?

知名汽車品牌金融從業者Tatsu向月半財經透露,實際上,車企並不願看到這樣的灰色交易。但由於“主機廠沒必要去動經銷商這一款利潤,目前除了個別汽車品牌,新車銷售普遍虧損,沒必要雪上加霜”,所以多數情況下,車企對此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

“奔馳這種品牌還有點盼頭,假設4S店連續4年虧損,只要奔馳出了好產品,一年就能賺回來;但如果換了行業內其他一些車企,這種情況就只有絕望。”

Tatsu告訴月半財經,現在新車銷售市場普遍慘淡,車市下行,經銷商虧損面正持續擴大。

2018年,中國汽車市場出現了28年以來的首次負增長。銷量下滑,汽車市場也由增量市場逐漸轉變為存量市場。

大多數經銷商的日子並不好過。

一位前4S店從業者告訴月半財經,4S店收取金融服務費主要是出於變相增加利潤的目的,但背後的原因卻是大多數經銷商都長期面臨虧損的風險。

“行業競爭激烈,拿南京一個二線城市來說,奔馳授權店就有7、8家,車價都因為市場競爭讓渡給了消費者,4S店在這種情況下利潤微薄。”

該前4S店從業者還指出,除此之外,銷售壓力也從未消失過。廠家每個月都會給每家4S店下達提車任務,若無法達成就要扣年度銷售返點。如果一年下來沒有拿到廠家返點政策,那這家4S店一定會虧損。

“錢一旦進了廠家的口袋,所有的車就要自己想辦法銷售,有的車型不好賣就會變成庫存車,最後虧本銷售,這樣循環下去,沒有利潤,造成虧損,結果就是關門大吉。”

如此惡性循環,經銷商既要通過廠家貼息的低息貸款政策來作為銷售賣點,促銷以提高銷量。此外,為了找出更多利潤點,也會藉助可能依託的交換條件,從中賺取金融服務費等利潤。

根據人和島諮詢發布的《2018年1-7月全國乘用車市場調研分析報告》,全國只有32.8%的汽車經銷商處於盈利狀態,另外有26.7%的經銷商持平,40.5%的經銷商明確表示處於虧損狀態,經銷商虧損面擴大。

其中,豪華品牌盈利狀況最優異,合資品牌兩極分化,自主品牌經銷商虧損佔比最大。

所以,在車企貼息博銷量的情況下,汽車金融成為主流汽車廠商的共同選擇。

目前,以上汽通用、大眾、豐田、東風日產、寶馬、北京現代、東風標緻雪鐵龍、沃爾沃、比亞迪為代表的25家車企已經布局汽車金融。

網站內容來源http://www.dsb.cn/

【借錢借款相關精選資訊】

想知道分期車、公司車皆能借款嗎,提供更多高雄汽車借款,高雄汽車借錢成功案例!

專家告訴你高雄汽車借款免留車,需注意的十大問題!

奔馳車主維權事件發酵 行業亂象不止